昨晚沒關燈就睡了,矇矓中半醒眼半開,伸出右手,發現看不到我手臂?!伸長的部分就像伸入隱形中一樣消失,但還看得到棉被和牆,迷糊中想說,啊,眼睛還沒醒來,沒正常發揮功能。咦可是看得到光啊?光走得比我伸手臂快吧?....啊算了手眼不協調。

  

小花花在我棉被裡腿間靠著,但棉被上有個體重走來,應該是室友的貓妙妙了。不想讓牠上我床....但身體還沒醒,起不來手也伸不過去,伸了也看不到XD。勉強把手推向牠的方向,牠在我右前方窩下,我手還頂了頂牠的毛頭,有鬍鬚的觸感。

 

用力了一下,終於醒來,有點兒喘。結果我手還在棉被裡,還被左手壓著疊在胸前沒伸出去。一看棉被上,什麼也沒有。小花花還是暖呼呼地靠著我腿睡得很爽。

 

以前曾經在很累時聽到.....應該說是「感到」 房間裡有很多人在講話。鬧哄哄的,還夾雜冷嘲熱諷。但是累得像被牛踩一樣,無力反應。

 

高二時我出過小車禍,右小腿正面橫向裂開一道,看得見切面,血染紅了襪子。肇事人女兒是我同校隔壁班同學,也非常有道義地讓我住到他們家照顧到傷好。當晚我睡他女兒房間,天花板上有橫樑,半夜兩點多第一次「被壓」。不過沒看到或感覺到任何東西,就是睡到喘不過氣來、好像肚子上有東西壓住一樣。從此以後就常常被壓,直到搬回家裡後,有時剛睡下就被壓,還聽得到家人的講話聲但就是沒法動。上大學後仍有發生,但漸漸少了。近年來已經很久沒發生了。倒是幾年前曾經「被彈著玩」--躺在床上,人是醒的,但感覺被某種力量往床角方向拖、臉頰還可以感到與涼蓆的摩擦,或感覺腳被以直角抬起來,下一秒突然「啪」地回到原位,像橡皮筋彈回去一樣。那一陣子常發生這種事,後來就沒有了,我始終不明白是怎麼回事。

 

更小的時候,記不清是國小還是幼稚園了。那時跟母親、姊姊一起睡一張大床。我小時候不愛睡覺,躺上床總會睜著眼胡思亂想好久才睡著,甚至曾經兩眼開開到天明。那時也是,母親和姊姊都睡了,就我還跟往常一樣瞪著黑暗想東想西。

 

突然,天旋地轉。

 

不只是頭暈而已。壁燈微光中眼睛見到的世界也整個旋轉,大概就像去年世界翼海報那樣(喂),極快速地轉了幾轉,旋即平靜。

 

我嚇得馬上抱住我媽,直到停止還不敢稍動,滿頭大汗。

 

我想這些都是科學可以解釋的事,睡眠麻痺之類的,只是有的還挺有趣的,高中那種壓床感就很難受。但幼時那個旋轉我就不知怎麼解釋,發生前我一直都是醒著的。這件事在我心中一直是個懸案。

 

不過天冷了小花花會來鑽被被真好。(〞▽〝*)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夜籟 的頭像
夜籟

Untold stories.

夜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