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張圖有太多東西,不知從何說起。

 

這是小說衍創。從發想到完成隔了非常長的一段時間,光是繪製本身所耗就久到不忍說。總之單位絕對不是小時,也不是天,甚至不是週……

上班之餘每天一點、每天一點,十分緩慢地推進。越到後半越是心焦,想早點完成,越是在無甚意義的地方龜毛,以為終於邁向完成時,進度卻更是等比級數地慢,甚至幾乎產生了一種近鄉情怯(?)的感覺。

也許我是想證明什麼吧。但看著成品,又不知道究竟有什麼。花了那麼多時間,也不過就是這種程度。我又充滿不確定了。

就算只是如此,但至少對目前的我來說,這已經是毫無保留地竭盡全力了。(我甚至還想說超頻)

有看過一個科學研究,即使是素不相識、亦無特別好感(「是我的菜」)的男女,只要讓他們凝視著對方的雙眼夠長的時間,他們對彼此評估的好感和喜愛程度也會明顯增加。

我每天看著這個小新娘,也都覺得她要動起來了。

以往畫完圖的成就感是有的,我從來沒有畫一個角色畫到如此心境。也許是因為我從來沒有如此投入地去畫一個角色、一張圖,包含心力和時間。更何況本來就是因為非常喜歡這個角色才去畫他。

這些完全是繪者的私心。除了自家,還有哪裡可讓我一吐為快?

 

接下來回到圖本身吧。

選擇這篇來畫,其實不是因為這是全系列最喜歡的短篇,而是這篇好幾個場景讓我「看」得到,而且色彩鮮明。二來是此篇時間點落在過往的幼年時光,在太喜歡而動不了本尊的情況下(這用詞怪怪),先拿孩提時代來牛刀小試(雖然試到後來有點不太小)。算是有點取巧吧。

蛙,本土可找到體型最大的非牛蛙莫屬,可是牛蛙是外來種(美國牛蛙),不符青蛙神「本地神明」的設定。而又要腦滿腸肥的惡役形象,精靈可愛的樹蛙族群當然剔除。以傍水而居而言,澤蛙、虎皮蛙較為適合,本土蛙種多嬌小,虎皮蛙最大可達15公分(但其實雌蛙較大),廣泛分布於平地農田及草澤環境,身上又充滿棒狀突起比較醜(喂),因此最後雀屏中選。但事實上,大隻蛙體型上還是混合了一些蟾蜍的血統,蹼趾也比實際的虎皮蛙略為厚實,眼睛也到最後才修改得比較像人,免得看起來太。(找資料的過程中常常被萌到,尤其是樹蛙類 >////<

本來長這樣:

 

雖然在故事中是惡役(也只有老大啦),其實虎皮蛙是很怕羞的生物,而且因為環境破壞、農藥使用等,數量正隨棲息地縮小,需要好好愛護。如果住家附近有牠們是好事喔,表示環境還未遭太大破壞。

鳳冠霞披

故事中僅提到新娘服和化妝,為了要不要加上鳳冠我猶豫了很久,因為找圖找到覺得鳳冠很漂亮想畫畫看>////< 考量鄉下地方的冥婚殮服不太可能太豪華,而且小新娘還要跳水砍青蛙很忙的,戴著滿是珠翠的鳳冠不好做事;更重要的是,本來就是想畫掀頭巾的動作,那……鳳冠我要畫在哪裡?頭巾底下?都要蓋起來那畫屁?*\(∀ ̄);;最後還是決定頭巾就好。以後有機會再來畫整套的鳳冠霞披吧。

眼睛的顏色也令我甚為苦惱。儘管在閱讀時就有特別留意,但除了古代篇曾言及瞳色為黑外,其他都只說「半透明」、「如琉璃」等等,卻不曾提及到底是何色(除非我有看漏)。鑒於我也曾經大大誤會過白派小七的異色眼瞳是常見的金銀妖瞳設定、最後卻只是深淺較異的褐色東方瞳色,實在難以拿捏。如果這條靈魂(喂)轉世轉來轉去,外形均似老祖宗那抹元神,照理說瞳色應該要一樣。但黑色要表現半透明實為不易(以我的技術力而言),我怕搞成了阿夕的灰眸 XD,而說到琉璃,我自己的聯想色仍屬藍或綠,最後終是選了夜藍色。

畫到一半有人跑去問作者人設,著實令我心頭一驚 XD 雖然我也想知道官方說法啦,但畢竟半路因人設改圖這種事已經發生過一次,有點怕該不會這張又來。幸好(?)至今尚未公布。

本想偷懶畫小新娘、蛙神主體和水澤就好,但澤野之間看著總是空蕩,最後還是摸摸鼻子,照著原始構想添上小蛙們。石、苔、草木畫起來還不至於太慢(也快不起來就是了),夜空倒映畫著也爽快,死最久的卻是漣漪,修了又修、改了又改,總怕不均衡,尤其是漣漪的干涉效應累慘我,弄了半天效果也沒有顯著不同,只能 orz

背景最喜歡畫的是苔,雖然放得不多,畫苔很愉快。基本上是畫什麼就叨唸著什麼的狀態。刻蛙皮時就唸著可~口~奶~滋~~(顆粒像可口奶滋表面上那個亮亮的)刻繡鳳時就唸著鳳兮鳳兮~鳳凰台上鳳凰遊~遊來遊去樂遊遊(不對)苔~苔~~我愛苔~這就是愛苔灣啦~(又不對)

雖然有些地方跟原始構想有點差距,譬如……不忍說我本來想嘗試的是厚塗效果 =  =;;; 畫到一半就發現修練不足,不得不順應本性。譬如本來池水是想要越混濁泥濘越好。譬如因為光影太弱,還得點著蠟燭自拍當參考,之類的。

愈是著手去做,愈發現自己何其不足。

 

最早試畫的概念草圖:

 

 

線稿定稿(上色途中又多所修改):

 

 

 

也是首次使用 SAI 上色,Photoshop 為輔。說來慚愧,今年買了新 I4 繪版我才終於試用 SAI 這款傳說中的好用軟體,果然名不虛傳。雖然還不是用得很熟,但手感比 Photoshop 好多了,而且比 Photoshop「輕」得多,跑起來快多了。廣受好評的線條不說,轉紙和水平翻轉功能簡直神兵利器。這張圖也因此嘗試了一些以前不曾用過的方法。

龜毛歷程全記錄:

本來沒特意打算要做成動畫的,只是每天我都會存小圖當自我記錄用,到最後才想說既然有圖乾脆就弄個 GIF 吧。動畫跑起來只要幾秒呢啊哈哈—

為這種程度的圖花了這麼多工夫,也許有點難以置信或可笑。也只能說,現下的水準就只到這裡,沒辦法。

畫這張,起初沒有給自己設定時限,想說盡興就好,最後也真的盡興到鳳毛麟角自己都快失去耐性了。CG最大的好處就是可以隨時修改;最大的壞處也是。生在有CG的年代真好……啊?

說半天,最重要的 credit 要給。感謝林綠大人寫就《眼見為憑》系列。此為擅自拿小時候的短篇〈蛙鳴〉當材料作畫。是個小道士(♂)代嫁好色壞蛋青蛙神的故事。畫了三個(三方)角色 XD,看過的人應該懂。這篇的重要性在於小道士魅惑三界的重要發言,還有倩女幽魂式 kiss(並不是)。想看系列原始故事的,請愛用搜尋。

此圖其實有 counterpart,尚存於腦海中。目前沒有空,應該一段時日後才可能著手。也說不定到時候就跳槽畫別的了(毆)。

也僅此稍作紀念他在我心中(和螢幕中)住了這麼久。

 

來個獨秀。 



好漫長啊。我終於可以說——



陸祈安,十歲。(可能會飛。)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夜籟 的頭像
夜籟

Untold stories.

夜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包
  • 畫的好棒XD

    所以這是陸小安嗎 XDDD
  • 是的^^ 雖然很抱歉隔了很久才回,還是謝謝您的讚美~

    夜籟 於 2013/05/16 02:23 回覆

  • ualightrabbit
  • 祈安廚逛過來~
    果然超可愛的啊>w<
    眼睛什麼的...半透明到底是怎樣呢...?
  • 謝謝您^^
    半透明是怎樣啊.....我猜......
    喪門表示:「.....很漂亮。=/////=」
    小魚公子&然然仙子(一同):「就是很白目。」

    (.....我在想得罪阿夕跟得罪陸大師哪個比較可怕)

    夜籟 於 2013/05/16 02:29 回覆